他来自天魔星 第36章 脱胎换骨

2020-01-17 03:41:00 来源: 赣州信息港

他来自天魔星 第36章 脱胎换骨

罗良的脸,已肿成了猪头。

整个脸颊,布满了手指印子。

这一刻,他才从懵逼中清醒过来。

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

眼里,泛出一道浓浓的杀意:

“凌天,我要杀了你!!!”

他铁拳一攥,噼哩啪啦一阵爆响。

一个弹跳,身子像脱膛的炮弹,向凌天一扑而至。

足球大的拳头,在风中,掠起一声风暴声。

冲着凌天的脑袋,直砸下来。

“凌天,快闪!”华威大叫一声。

只是。

罗良的拳头,比那叫声,更快出一倍,直接砸向凌天。

人们清楚的看到,凌天的身子,始终挺拔屹立在那里,文丝不动。

只是,他的眸子里,那一股浓浓的恨意,已达到极致。

目光里,写满了层层叠叠的“杀”意。

一瞬之间,足球大的拳头已砸到了,只见凌天的头微微一偏。

罗良的大铁拳,直接砸在凌天的肩膀上。

“完了!”

所有人,尽数一声惨呼。

这一拳,凌天必死无疑。

很多人都亲眼见过,罗良的暴发力。

曾一拳砸扁一车轿车。

盛怒之下的罗良,不要说是凌天,就算一头水牛,也难活命。

“轰!!!”

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一道身影,直直向外飞去。

人们捂着嘴巴,瞪着眼睛。

想像着,凌天凄惨的样子。

然而。

下一秒,所有人,都把惊恐凝固在了脸上。

一双双眼睛,完全没了神色。

这……

怎么可能?

飞出去的那个人,分明是罗良!

他捂着手腕,从嗓子眼里,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号:

“啊……”

像一条疯狗一样,蜷在地上扭曲,挣扎着。

围观的人,全部都傻掉了。

那可是,天城高中,最有前途的跆拳选手。

却被人一招……

不对,好像凌天根本没有动手。

难道,打人被弹伤的?

而且,那个人,还是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流浪儿!

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凌天就是一个人人都能上去踹上一脚的懦弱货。

可,居然连手都没出,就把罗良给震飞了。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只是此刻,凌天瞳孔里,仍泛着冷芒,他迈着大步,向罗良走去。

罗良,强忍着疼痛,一脸惊恐:

“你,想怎样?”

凌天抹了抹鼻尖,嘴角洋起一抹玩味的寒意:

“我这人小心眼,最爱双倍奉还,你说要断我一臂,我偏要断你一双!”

“而且,我做人讲信用,言出必行,说要废你双臂,一定说到做到。”

什么?

双倍报复!

言出必行!

听到这一句,所有人都崩溃了。

随着凌天的脚步越来越近,罗良的心,凉凉的。

如同一只丧家之犬,瑟瑟发抖。

威名赫赫的罗良,什么时候,这般狼狈过?

尤其是,看到凌天的眼睛里,泛出的那一抹凶残的光芒,越发的肆意暴溅。

他浑身一凛,恶寒扑面。

神思飞散,魂魄皆破。

此刻,凌天的眼中,泛着一抹冷光。

如同夜行的死神,更似修罗场上的杀魔。

咯嘣!!!

他一脚踏下。

“嗷——”下一秒,罗良发出一声哀号。

两条胳膊,都呈九十度向外弯曲。

白骨森森的,露出血肉。

如此残忍的场面,令人头皮一阵阵炸裂!

围观的所有众人,一个个尽数一阵胆寒。

一双双眼睛里,闪烁着浓浓的惊惧与不可思议。

“原来凌天这么牛逼!!!”

“真没想到,凌天是隐藏在我们中间最厉害的高手!”

所有的学生,都用仰慕的目光,把凌天目送好远。

而就在这时,罗良的脑海里,猛地出现了一个念头:

“残肢令!!!”

这三个字才一出现在意识里,他猛然一个激灵。

此时,凌天已迈着大步,早已走远。

凌天嘴角一抹冷意:“不能怪我,楚乔是我恩人,我要保护她,必须废掉你!”

凌天刚转过楼角。

教导主任张惠民迎面跑来,他挡住凌天的去路,大声吼道:

“凌天,你好大的胆子!”

凌天一脸无辜的道:“怎么?张主任你看到我的胆了?有多大?”

“呃!”张惠民被无端噎了一口,“你小子,少给我贫嘴,罗良可是倭国国籍,那也是你能惹得起的!”

“跟我去办公室,校方要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听候发落!”

张惠民一脸激怒,他没想到,平时唯唯诺诺的凌天,今天居然发了疯,把罗良给揍了。

这事可大可小,罗家是侨民,要是闹到外事部门,会殃及两国交往的!

因此,张惠民一头冷汗。

他手指着凌天,怒斥道:“我要行使我的教导主任的权力,开除你!”

他知道,罗良的父亲罗豪杰,那人睚眦必报,打了他的儿子,罗家绝对不会罢休的。

他要当机立断,严惩凌天,以表明学校的立场,尊重罗家的意志。

“为什么开除我?”凌天的嘴角,泛出一抹玩味的微笑。

“你……你鼻眼子插葱,装什么象?你殴打罗良,构成伤害,那可是有几百双眼睛看着的,还想抵赖?!”张惠民咬牙道。

“主任,您误会了。”凌天仍旧是一脸淡漠的道,“我哪里是打他,那是在帮学校教他成才。”

什么?

教他成才?

胳膊都折了,还成什么才!

“成才?”一句握草差点从张惠民嘴里蹦出来,“人都残废了,你还狡辩!”

张主任越是气急败坏的样子,凌天越是一脸轻松的表情。

“张主任,你真误会了,其实呢,罗良脑子进水了,我抽他耳光,是为了帮他放水,我折他双臂,是为了帮他换血。”

凌天一本正经的道:

“不信,你就亲自问问他,是他自愿的,他跪在那里求我抽他的。”

“胡说八道!”张惠民当然不相信凌天信口开河,他手点着凌天,“你不要跟我废话,马上,警察就来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只是。

这时门被人推开。

只见罗良被人扶着,走了进来。

罗良一脸惨白,尤其是,额头上,还冒着密密麻麻的冷汗。

张惠民一见,忙迎了上去:“罗大少,你怎么还没去医院?”

“就医要紧,就医要紧,凌天这小子,我会收拾他的,警察来之前,我是不会让他离开半步的,你放心治伤去吧。”

“不不不!!!”

罗良摆不了手,连连摇头,脸上挤出一丝难为情的笑容。

“张主任,您误会了,我就是怕学校错怪了凌天,才特意来说明的。”

“其实……凌天同学是个好人!”

而后,罗良又转向凌天,深深一躬的道:

“凌天同学,这次能让我脱胎换骨,改头换面,完全是您的功劳,我要谢谢您!”

什么?

凌天是好人!

脱胎换骨!改头换面!

张惠民登时傻在了那里,这他玛的是什么神操作?!

岐山县妇幼保健院
西安市儿童医院南区
长沙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白癜风医院江门哪家好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