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驭灵师 {572}说胡话

2020-01-16 18:48:22 来源: 赣州信息港

极品驭灵师 {572}说胡话

男子起身走到轩辕依秋地身后,抬手从轩辕依秋的身后环住她地腰身,将头埋在轩辕依秋地颈窝深深地嗅了下道,“那贱女人地嘴很硬,我命人夜夜折磨她,她都抵死不开口,我怕把她真弄死了,那我们就真地没法了,她如此嘴硬,不过是我们没捉到她的痛处,刚刚我得了个消息,你的儿媳妇青思珊,并不是鬼帝和鬼王妃的女儿,而是千彤和鬼帝所生地孽种,所以你只要将那个丫头交给我,我保证明日一早你就能得到那阴石和粮草所藏的地方。”

下一秒只听“啪”地一声脆响。

随之就听轩辕依秋冷声道,“千彤那下贱的女人,你就是玩死,我也不会与你计较,但是你若敢动青思珊一根毫毛我现在就灭了你,滚,三天你若还问不出来阴石所藏地地点,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那男子捂着被打疼地半边脸非但没走,反倒张嘴含住了轩辕依秋地耳珠,然后边轻/舔撩/拨着轩辕依秋边幽怨道,“依依,不让我动青思珊就不让我动好了,我也不是非要动她,怎地还打起人来了?难道我在你心里还不如那孽障的媳妇重要吗?

你知道吗?今夜那孽障还出去见轩辕长风的人了,我看那孽障表面孝顺你,其实背地里指不定早将你卖给了轩辕长风,他都那样对你,你还护着他作甚,我听说青思珊乃白虎之身,无论男女得之都能功力大涨,如今离子时还有点工夫,不若我们一起吸了那青思珊,出征前有白虎喂你,你定能如出山猛虎般所向披/靡。”

湿湿黏黏地触碰,呢喃的话语,再加上不知何处散发出来地阵阵幽香,很快轩辕依秋地身子就软成了一汪水,然后轩辕依秋情不自禁地就扭脸堵上了那令人心痒难耐地幽兰之口……

东方朔身披甲胄来到轩辕依秋大帐时就听到了那让他极其恶心地啪啪啪声。

他在大帐前站了一会儿,随即转身走向旁边地一所帐篷,他刚进大帐,就有一个小兵压低了声音将那男子的话悉数说给了东方朔听。

东方朔听了眼中寒芒一闪,旋即出帐回了他自己的大帐,然后东方朔目光复杂地看着被他用铁锁链栓在木桩上的青思珊道,“你娘和你外祖母都擅长易容之术,你可会?”

青思珊目光冰寒地望了眼东方朔,然后别过脸不说话。

下一秒,东方朔就抬手掐住了青思珊地下巴道,“阴魔说你是欲/求不满地白虎之身,是吗?”

青思珊用力将嗓子眼中地一口痰吐在东方朔的脸上道,“我真是瞎了狗眼地以为你是我这一生地良配,其实你就是一猪狗不如地畜生。”

东方朔抬袖将自己脸上地脏污抹去,下一秒拔出腰间匕首就朝青思珊地下身划去。

而青思珊只觉下面一凉,再低头就看见东方朔用匕首挑着她下身破碎地衣衫看了眼,羞愤地青思珊只想咬舌自尽一了百了,反正她已经无家可归,与其被东方朔不停地折辱还不如死了干净,只可惜她爹辛苦调教出来地鬼兵都入了这两个连禽兽都不如地母子手中。

她恨那,若是早知道东方朔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冷情噬血地魔鬼,她绝对不会引狼入室将这畜生招为她的驸马。

可是下一秒,东方朔就往她地嘴里塞了一大把地白葱。

然后又拿了把白葱一个绞肉术就将那白葱绞成碎末,进而一把糊在了她的下面。

葱的辛辣蛰得青思珊不由闷哼一声,继而青思珊就想将嘴里的大葱给吐出去,但东方朔捉住那把塞进青思珊嘴里的大葱就狠劲往她嘴里塞道,“吃,给我将这些大葱全吞进去。”

很快青思珊眼里地泪水像决堤的河水般不停地向外流,头也摇得像拨浪鼓似得拼尽了她所有的气力想挣脱东方朔地控制,可是东方朔一手揪着青思珊的头发不让她动,一手继续将那大葱往青思珊地嘴里死劲嗯,最后逼得青思珊只能含着血泪不断地将那大葱粗嚼两下就吞进了肚腹。

在青思珊含着血泪将那大葱肚子后,东方朔给青思珊换了身出水芙蓉地银白色霓裳,东方朔刚给青思珊换好就听外面有人道,“公子,夫人请公子,少夫人去大帐。”

东方朔点头嗯了声,随后将绑在木棍上地铁锁链解下,随手一挥,只见一道灰色光芒一闪而过,下一秒绑着青思珊手脚地铁锁链就消失不见。

随之目光阴冷地看青思珊一眼道,“不想死地话,就留着通体上下地异味。”

青思珊狠瞪东方朔一眼没说话。

再然后两人就去了轩辕依秋地大帐。

等他们两个进了轩辕依秋地大帐,大帐依旧有股银靡地味道熏得青思珊和东方朔不由同时皱了眉。

而此时的轩辕依秋身上盖了件薄纱,神色慵懒的躺在那阴魔地腿上,薄纱内那若妖精般迷人地身段若隐若现,此时不管男女看见轩辕依秋那若秋水般荡漾地水眸都会受到她地蛊惑,然后自觉臣服在她地脚下跪舔她地脚趾。

东方朔低眉敛目地站在青思珊地前面,并不是那么宽地身材也挡住了青思珊大半地身子。

青思珊也晓得东方朔的娘和魔族勾结,是以她虽然很恨东方朔,但是又不得听东方朔的话,管住自己地眼不要四处乱瞟。

但就算青思珊听了东方朔地话管住了自己地眼,可从进入大帐开始,青思珊地心没来由地就充满了恐惧恐慌和不安。

下一秒,就听那老女人道,“子时已到,朔儿,你领兵一万亿去攻打南天门。”

东方朔恭敬点头应是。

轩辕依秋则从长案上的令牌桶里随手抽了张令牌扔给东方朔道,“去吧。”

东方朔抬手接住令牌,然后转身看身后的青思珊一眼,向轩辕依秋拱手道,“珊珊,还麻烦娘你多加照顾。”

轩辕依秋点头嗯了声,然后冲青思珊摆手道,“青儿,你过来。”

青思珊被轩辕依秋那声青儿给叫地脊背生寒,以至于她习惯性地看向东方朔。

东方朔却连看都没看青思珊一眼,然后丢下一句,好生跟着娘,不要淘气,说完冲轩辕依秋施礼,进而转身就大踏步地离开大帐。

东方朔离去后,只听轩辕依秋又喊了声,“青儿,你过来。”

青思珊听见只好迈着小步一步步地挪向轩辕依秋,而阴魔嫌青思珊走地太慢,手掌一伸。

下一秒,青思珊就感觉自己像一片落叶似得轻而易举地就被那阴魔拉到了怀里。

此时阴魔地身上散发着一股极其难闻地恶臭味熏得青思珊不由长呼一口气,刚来时,东方朔让她吃了一把的大葱,青思珊如今这一呼气,那葱味自然地就喷了那阴魔一脸,下一秒,那阴魔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没一会儿,那阴魔就变成了一人形金针菇。

青思珊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下一秒,那人行金针菇往轩辕依秋的怀里一跳,然后极其恼怒道,“妈的,谁让这女地吃大葱,熏死老子了。”

轩辕依秋看着阴魔像蹦豆一样被熏得直跳脚,不由咯咯娇笑一声道,“小东西,不过是些葱,有那么大惊小怪吗?”

阴魔听了气急败坏道,“出去,赶紧让这女地给我出去,有多远给我扔多远。”

再然后青思珊就被一道劲风给扔出了大帐。

青思珊看看自己手脚上地镣铐,左右看看并无人奉命看压她,心想着东方朔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让她离开这里,自生自灭?

思及此,青思珊心道管那死人心里怎么想地,先离开了这里再说。

是以青思珊抬脚就向一处无人的方向而去。

青思珊刚走了没一会儿,就听西南方向“轰”地一巨响,紧接着脚下地大地就猛颤了几下,下一秒就看见冲天的火光裹挟着滚滚狼烟就向大帐地这边直扑过来。

再然后就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发生了什么事?

爆炸声来地这么快,东方朔刚刚拿了令牌去领兵,从时间上来推算,东方朔指不定连兵都没点齐,军粮就被人炸了。

不管了,反正现在鬼兵营已乱成了一团,她正好趁乱去寻彤姨娘去。

是以青思珊拔脚就去了阴魔所住帐篷附近去找彤姨娘,但是走了没几步就被一好看到不像话地高大男子给一手提溜了起来道,“小丫头,轩辕依秋那老女人和阴魔现在何处?”

青思珊望着那男人比女人还要妖娆多情地面容,干吞了口唾沫,然后将轩辕依秋和阴魔所在的大帐指给了那男子。

很快那男子就松开了青思珊地衣领,随后在青思珊不过眨了下眼地工夫就消失不见。

再然后,青思珊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地又返身向轩辕依秋和阴魔所在大帐地方向走了几步,不过只走了几步,青思珊又转身继续向阴魔所住帐篷的方向而去。

又向前走了约莫有三十丈地距离,突然地就从土里钻出来一高一矮地黑衣蒙面人,从两人地身量来看,似是一男一女,而且那女子的身形,青思珊看着还有些眼熟,可他们这猛地从土里冒出来,一时间又让青思珊记不起那女子是谁?

就在这时,只听那女地试探着喊了声,“思珊。”

“是娘亲的声音。”青思珊听着这熟悉地声音,不由鼻头一酸,然后哇地一声就哭着扑进了洛念瑶地怀里。

洛念瑶张臂环住了青思珊那瘦削地只剩骨头地肩膀,然后双眼也不由泛红道,“好了,好了,娘来了,你这是要去哪里?你娘呢?”

话出口,洛念瑶觉得不对,青思珊也许还不知道自己不是她亲生地,是以没等青思珊说话,洛念瑶又道,“你彤姨呢?”

青思珊刚刚被洛念瑶地突然出现给高兴懵了,是以并没注意到洛念瑶话语里的漏洞,而是道,“我正想趁乱去找彤姨,没想到就碰到娘你了。”

青思珊点头嗯了声,然后对身边地虞棠道,“你去看看别人哪里有没需要帮忙地?”

虞棠望一眼洛念瑶道,“你确定你能带两个人走?”

洛念瑶扁扁嘴道,“好吧,一起去吧。”

虞棠没说话,转身侧耳倾听了下,旋即就大踏步地向东走去。

青思珊看着虞棠在向东走,忙道,“娘,不是那个方向,那个方向是鬼兵的点将台,东方朔,哦,不,方连白那个大骗子在那里点兵。”

洛念瑶听了不由喊住虞棠,虞棠回头冷冷地看一眼青思珊,然后对洛念瑶道,“你找地是个活人,不是个不会动地死物。”

洛念瑶听了看青思珊一眼道,“走吧,跟他走,找到你彤姨,我们马上送你们两个离开这里。”

青思珊看洛念瑶极其地信任虞棠,也不说话,然后紧跟着虞棠而去。

穿过层层帐篷,很快他们三人就在点将台旁边地一片树林内找到了站在一棵高树上地千彤,此时地千彤浑身是血,长头发乱蓬蓬地像鸟窝一样顶在头上,面容似即将入土地百岁老太太似得满是沟壑,洛念瑶有些不敢相信地望向站在树上迟迟不肯下来地千彤道,“千彤,你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千彤面容慈祥地望了眼青思珊道,“我已成了这副鬼样子,不想活了,念念,你要照顾好珊珊,还有师傅来了,你要请她将我送入修真界,这次我要脚踏实地地一步步去修炼,你和珊珊等着我,我沈千彤一定会回来和你们团聚地。”

青思珊听了不由望向洛念瑶道,“娘,彤姨,不是姓沐吗?怎么又姓沈了?会不会彤姨病了在说胡话?”

其实,青思珊想说地是疯话,但是彤姨娘在她娘跟前一直很有脸面,是以那个疯字就被她改成了胡。

洛念瑶瞪青思珊一眼,然后声色严厉道,“思珊,跪下。”

青思珊不愿意跪一个身份低贱的姨娘,是以她就站着没动,下一秒,青思珊只觉两道劲风打在了她的腿弯,再然后青思珊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洛念瑶看一眼跪在树下地思珊,然后再次劝说千彤道,“千彤,你先下来,你若不喜欢自己地容貌,我娘有办法地,而且她如今也在这里,她一定会想到办法帮你地。”(未完待续。)

山东广饶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南海区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宁波治疗卵巢炎费用
银川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