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三十五章 赌石(上)

2020-01-17 00:39:19 来源: 赣州信息港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三十五章 赌石(上)

“元力过时有通透之感,但并不明显,很是细微!”张卫东眼神一亮。

这让他联想到了软玉的一些修仙之用。

软玉是可以被用做制作元符的材料之一,还有一些特殊的妖兽皮也可以是制作元符的上等材料,不过后者更高级一些,更昂贵一些,倒可以制作高级元符。

但软玉却胜在便宜,所以修仙之人用的很多。

翡翠被后来人称作为硬玉,在某些方面,和软玉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张卫东又想到,等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西疆找找和田玉。一般意义上的软玉,都指的是和田玉。和田玉产于昆仑山,天山,阿尔金山三地,只有那里的软玉才是最好的。还有些独山玉、蓝田玉等,在制作玉符时,要比和田玉差些。

制作元符的主要承载材料,玉石,质量越上乘,效果越好,如果是攻击符,那么威力越大。

一般世面上除了一些大的玉石珠宝店,可能有上好和田玉制品外,其余的很多可能是假货、次品货。

翡翠越来越少,软玉同样的,甚至,比翡翠还要少了。

“一公斤两百二!”这老板见张卫东感兴趣,马上报价道。“我这里的价钱最公道了,你看中哪块了?”

这里的毛料,有外在表现的,以块来出售,没有外在表现的,则是以重量出售,一公斤通常是两百左右,这价钱倒还公道。

张卫东选的两块,都是没有外在表现的,或者説在外表现极少,不好让人判断,也不够吸引人。xiǎo的那块四斤多diǎn,大的有九斤。这让老板暗喜,这xiǎo青年眼光真不怎么样。

不过,能卖出去,老板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行,买了!”

张卫东懒的和对方纠缠,从包里数出两千九递了过去,毛料抱离了出来。

老板接过钱,露出笑容道:“xiǎo伙子,要不要这儿切?免费的,我们这解石师傅可是经验很丰富的!”

“老邓这的解石师傅还是靠谱的!”旁边就有人説道。

敢情,他买下毛料,旁人一下就注意到这里了。

“好吧,就在这切!”张卫东本就没打算带出去,现场解石最好,能出翡翠的话,最好现场卖出去,便同意了。

王胖子几人也注意到张卫东的举动,没想才几分钟时间张卫东就下手了,花近三千买了两块xiǎo的全赌料。

“卫东下手了,我们过去看看!”

“真的?赶紧过去!”

等凑过去时,老邓(此摊的老板)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在观望,他们好不容易才挤到张卫东身边的。

解石的师傅实际上只是两个二十来岁的xiǎo伙子,不过看似挺稳,动作熟练,张卫东打算先解xiǎo的,个头不大,所以选了擦解。

砂轮飞的摩擦着,原本加的冷水,很快飞溅成阵阵热气。

终于都屏着呼吸,探头观望着。

“刚才那两块表现不怎么好!”有人低声和同伴説着。

“不到三千的毛料,能出翡翠就很不错了,你别指望有好东西!”

“那到是——”

解石师傅才擦了下就马上停下,用水清洗了下擦面。

“咦,出绿了!涨了?”

靠近的人,一下看到了一抹淡绿色,叫了起来。这么快就擦出来了?

“什么,什么,涨了?砂皮这么薄?”

“什么翡翠?”

“淡绿不带黄,温润淡雅,绿色很均匀,是上等芙蓉种!”

“xiǎo伙子运气不错!”

“卖不卖?我出两万!”

“两万三!”

“两万五!”

张卫东也惊喜了下,看来,刚才的总结的确有用,芙蓉种虽然并不是最好的翡翠,但这块却也属于芙蓉种里的上等,绿色很均匀。

更别提王胖子几人的高兴,三千买的两块,这第一块居然赌涨了,而且有人出价两万五了,赚了!

“诸位,先等下,等全解开再説!”张卫东不得不高声压下这些竞价的声音。

的确,这些竞价者,此起彼伏的声音让张卫东也感觉热血沸腾。这大概就是赌石的魅力所在!

嘈杂声一落,解石继续,擦另一面。

等砂轮再次停下,马上有人叫了。

“又涨了!”

张卫东笑呵呵的,让师傅继续擦。

不到一会儿功夫,四面都擦了出来,连涨四次。

这竞价就剧烈了。

“诸位,现在可以叫价了!”张卫东这时才道。

“我出十二万!”

“十三万!”

“十五万!”

“十八万!”

“二十万!”

最后上到二十六万时,再也没人叫价了,张卫东也觉得这价格不错了,便同意卖了。

买者是一个中年人,先不急着交易,而是递上一张名片:“鄙人于荣山,泰福珠宝的,老弟,以后有货,打这,保证价格不亏你!”

“怪不得一口叫到二十六万,原来是财大气粗的于老板!省内翡翠珠宝界的有数人物之一啊!”

“xiǎo伙子运气不错,这块料子最起码可以解出两对镯子,几个挂件来,不过,二十六万价格稍微高了diǎn!”

不用张卫东开口,旁边有人低声説话,已经把对方的来历暴露了。

泰福珠宝,是省内一家著名的、经营成品珠宝翡翠饰的公司,张卫东也有所耳闻的。这家公司主要是收购全解开的翡翠,专门负责加工和随后的出售的。

张卫东扫了一眼,收起了名片。

“于老板,没问题!不过,我还有一块毛料没解,是不是等下再转帐?”

这里大笔交易,都要转帐的,带现金除非少量,否则很麻烦,张卫东也知道了一些常识。

于老板道:“当然,先解,要是再涨的话,我还要竞价的!”

“那多谢了,呵呵!”张卫东淡淡笑道。

王胖子这时有diǎn激动了,替张卫东看着翡翠。看张卫东一下赚了近二十六万,王胖子就打算,一会儿一定让张卫东也给他参谋一块,真要涨了的话,哥们房子,车子全有了!

“姐,姐夫好厉害!”柳盈一副崇拜的看着张卫东。

柳丁也兴奋的涨红了脸,张卫东赌涨,她心里很是自豪,这可是自己的男人呢。其实就是高婕、叶丽也同样高兴的很,仿佛赌涨了的是她们。

这赌石,的确让人热血沸腾。

“丽子,你説第二块能涨吗?这块比上一块体积都大两三倍的!”高婕低声道。

“不好説,昨天丁辉他们买的比这还大些,看着就比张卫东选的好看,可都垮了!”叶丽认真一想,摇头道。

她可不这么认为。

亲身参与目睹了几场解石,结果大赔特赔,她对赌石的风险性有了一定的认识。

正説着,那边有人低呼一声。

“涨了!”

“是豆青种!”

“比上一块品质要好,大涨了!”

“继续,解开再説!”这是张卫东的声音,比嘈杂声更洪亮,似乎将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真涨了?”叶丽也吃惊了,玉手捂着嘴。

被人挡着,一时看不到,只能听到擦石的声音。

总的来説,这两块毛料个头都不算大,即使擦石,也不费多少功夫。主要是张卫东买两块,就大涨两块,这下老邓都乐了,也不在意这diǎn时间的耗费。

可想而知,一旦张卫东解石完毕,估计马上就有生意上门了,这就是效应!毛料老板们免费邀请顾客现场解石,就有这方面的考量。

“又涨了!”

另一边,距离张卫东不远,**和几个认识的人也在毛料市场逛着。

**的聚宝阁也进些毛料,而前台则专营翡翠成品,所以他也需要采购翡翠的。

听到这边的动静,**和朋友也凑了过来,好不容易挤进来一看,张卫东?

是张卫东赌涨了?

这时有人就説:“这xiǎo伙子运气真好,两块居然都大涨了,一块上等芙蓉种,这块看来是豆青种了!”

“再涨啊,运气真好!”

毛料全切了开来,果然是豆青种,而且个头比上一块整个要大上一圈的。

于老板一见,先恭喜了声张卫东,才出价道:“三十五万!”

一下没人再叫价。

“我出三十八万!”

“是聚宝阁的黄老板!”

于老板一看来人,眉头皱了下,又加了次:“四十万!”

同行是对头,有时采购解开的翡翠,竞价是很正常的,聚宝阁并不只是一家店,而是开连锁的,做的比较大,否则**也不可能是省内知名的玉石商人。

**又看了下解出的翡翠,沉吟了下又叫了个价:“四十二万!”

“算了,黄老板,让你了!”于老板皱眉,再往上加,那不值得,便放弃了。

如果是dǐng级翡翠,那么肯定要争的,但豆青种、且个头不是那么大,还犯着如此拼,再叫价不合适。

四十二万的价格,已经很高了。

黄老板这一叫价,其余人都放弃了,没人叫价,便成交了。

“张老弟,恭喜了,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黄老板这才乐呵呵的朝张卫东伸出手。

“运气而已!”张卫东和他握了下,谦虚道。“黄老哥,于老板,是不是先赚下帐,你们都是大忙人!”

“行,走!”张卫东和两位老板去转帐处,展销会这方面的服务很到位。

不一会儿,交易完成,张卫东账户了多了六十八万。

张卫东和黄老板、于老板客套几句后,便分开了。两位老板都让张卫东一旦要解石的话,给他们説一声。

张卫东一口答应下来。

两位省内的珠宝大商人,如今聚集一起,竞价的话,肯定对他自己也有好处的。

ps:本书,您收藏了吗?可以养了!

感谢‘猎人’同学的催更支持!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岱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张家口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江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癫痫病治疗榆林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