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装 第二十四章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2020-01-16 16:39:11 来源: 赣州信息港

魔装 第二十四章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走在街上,苏唐久久无语,童飞变态,萧不悔更变态,那闻香更更变态,以后就要和这几个变态为伍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前途是那么的悲凄惨淡。

“在想什么?”龙旗轻声道。

“以后……我要和他们共事了?”苏唐露出苦笑。

“不是共事,既然他们已经选择了,那他们就是你的属下,必须服从你的命令。”龙旗道。

“他们会听我的?”苏唐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规则。”龙旗道。

“可我怎么感觉……你在把他们当朋友呢?”

“我的个人习惯罢了。”龙旗笑道:“以后时间长了,你也会养成自己的习惯。”

“他们没有拒绝过你的命令?”

“如果是命令的话,从来没有。”

苏唐不说话了,自己这算不算一步登天了呢?记得在黑森林里,仆人钱彪因为一个虚无的镇守之位就背叛了他,而现在,镇守又算个屁啊!

“你有你的,他们有他们的,每个人都尽到自己的职责,自然不会有麻烦。”龙旗道。

“我的是什么?”苏唐问道。

“他们是你的爪牙。”龙旗道:“连虎狼都知道爱惜自己的爪牙,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们。”

“我保护他们?!”苏唐不由放大了声音。这玩笑开得太过火了,他能保护谁?!

“很奇怪么?这是我一直在做的。”龙旗笑了笑:“他们几个都承认了你,我总算没辜负大尊,走,我们该回去了。”

走了一圈,见了三个人,前后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两个小时,可当龙旗和苏唐回到那座大院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如果不是地面上还留着深深的车辙印,苏唐几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气氛变得沉寂了,两个人都在默默想着心事,苏唐有些惆怅,本以为能过上一段狐假虎威的日子,结果那位大尊说走就走。

看得出来,龙旗的身份非常重要,妙道堂在常山县拥有很强的实力,而他什么都没有,除了龙旗和那三个变态角色之外,一个人都不认识,真的能安稳的接替龙旗么?所谓帮人帮到底,如果在常山县挨欺负了,应该到哪里呼叫火力支援,总得留下句话啊!

“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龙旗道。

“我以前只是一个长在乡村的野小子,是大尊把我带到了常山县……如果我能在常山县立稳脚跟,以后有机会总该……”苏唐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这就象一个人,在原野中行走,看到前面有个蜂巢,蜂巢中有一只小蜜蜂,可能是因为那小蜜蜂很勤奋,或者是其他原因,引起了那个人注意,他把蜂王捏死,接着把自己看中的小蜜蜂放在了王座上,但,这只是他的随性之举罢了。”龙旗轻声道:“然后他会继续向前走,去登更高的山,去渡更宽的河,去看更美的风景,也许这一生一世,他都不会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原野中帮助过的那只小蜜蜂,他遇到过太多的危险,见过太多的精彩,你真以为,他会期盼一只小蜜蜂所作出的回报么?”

苏唐先是默然,随后嘿然,他想起了大尊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我要去的地方没有几十年的修行,你是去不了的。

似乎……他苏唐真的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蜜蜂,人家根本不稀罕你那种卑微而又可怜的回报。

不过,重生后的苏唐,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来自灵魂深处的骄傲。

他静静看着垂落天际的夕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一生一世也不会想起么?呵呵……我会出现的,而且要让你永远也无法忘记!

“大尊……到底是什么人?”苏唐缓缓问道。

“你不知道?”龙旗显得有些诧异:“大尊可能懒得和你说,但九祖总该告诉你吧?”

“九祖?你是说薛九?”

“你竟然……直呼他的名字?”

“没有啊,我叫他九叔。”

“你……你凭什么叫他九叔?”龙旗瞪大眼睛。

“他们都这么叫啊。”苏唐的眼睛也瞪得很大:“大尊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自然可以,你……”龙旗露出苦笑:“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了,既然九祖没有明白告诉你,应该有他的潜意,我不能告诉你,不过,只要你在妙道阁呆的时间足够长,自然可以慢慢了解答案。”

“我们妙道阁平常都做些什么?我的上司是谁?”

“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龙旗道:“你的上司是妙道阁的大先生,但大先生很多年没有管过事了,都是我在管。”

“那妙道阁的上司又是谁?”

“我们没有上司。”龙旗沉吟了一下:“这么给你解释吧,见过海里的章鱼么?”

“见过。”

“你不是说从来没有离开过小林堡么?”龙旗突然转移了话题。

“我……听说过的。”苏唐心中有些恼火,这家伙也太阴险了,真是防不胜防!

“比如说,有一只章鱼,它伸展出很多触角,平时通过触角来捕抓食物、汲取养分,我们就是其中的一根。”龙旗笑了笑,道:“如果你能爬得更高些,会发现那章鱼其实也是一根触角,然后看到一只更大的章鱼。”

“这样讲……我们还不是有上司么?”

“没有,谁来接管妙道阁,以前是大先生说了算,现在是我说了算。”龙旗道:“但我们有立场,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把好不容易捕抓到的食物和养分送给别的章鱼,那你就死定了。”

苏唐听得哭笑不得,他有些明白了,这种从上而下的链条也是有组织的,但组织结构非常松散,不是那种上下属的管理与被管理关系,几句话就能说明,可龙旗居然绕了这么大一个圈。

“好好,就按你说的,我们要站在谁的立场上?”苏唐问道。

“薛家,京东薛家。”龙旗道。

苏唐蓦然动容,尽管没离开过小林堡,但京东薛家之名,早就把他耳朵磨出茧子了,父亲提到过,整个公国的宗师有半数以上出自薛门,还听说,就算公国的国主,遇到薛家大宗,也得乖乖站着说话。

苏唐想到了薛九,问道:“薛九是薛家的人?”

龙旗的表情几乎要哭了:“苏唐,如果你想活得长一些,能不能管一管你的嘴?!薛九不是你我能叫的。”

“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吧。”苏唐道。

“是!”龙旗苦笑道。

济南华夏医院可靠吗
武汉博仕医院的电话
贵州市癫痫病医院
沈阳治男科医院哪好
枣庄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