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只因为是你 上

2020-01-16 19:09:39 来源: 赣州信息港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只因为是你 上

“刚跟你交代的事儿,转脸就把我给卖了,今天事儿完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你!”林颜悟知道今天这事儿算是没得玩了,脸色有点尴尬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王鸽用一种怪异的表情和眼神看着林颜悟,原来这丫头是存心想让自己着急!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儿放心的感觉。

因为林颜悟的这种行为只有一种心理可以解释,那就是她对王鸽还是有那么点儿意思的。若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也用不着使这么多心思了。

他也不点破,毕竟现在还是先以病人的情况为重。

“颅脑没事儿,心动过速,呼吸急促,人没意识,四肢无明显外伤,看症状像是心绞痛啊,心电图却没明显表现,血压多少?”刘崖觉得十分奇怪,这病人怎么就疼的晕过去了?

“几乎测不到,内出血?”沈慧已经测了两次了,收缩压和舒张压都没听到明显的声音。

与此同时,刘崖从病人的腹部撩开了她的衣服,既然报警人说是肚子疼,那还真的要看一下腹部。

不看不要紧,衣服刚一掀开,就看到肚脐上方右边一点有一大片紫青色的淤青,横向呈现长条状,刘崖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的把病人的右半边身子抬起,便发现那淤青一直延伸到身子侧面,正好在肝脏的部位上。

这病人很瘦,穿着衣服看不出来,实际上患处已经肿的不像样子了,哪怕是用手指去按,也只能按出水肿的印子,没办法判断腹腔内具体是什么情况,听诊器更是什么都听不出来。

“腹部剧痛,昏迷休克,血压测不到,有明显外伤,基本符合内出血的情况。看着这个部位极有可能是肝脏破裂出血,而且出血量比较大。”刘崖带着口罩,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看着沈慧,“现场腹腔穿刺,我们来的太晚了,情况太严重,搞完了再上车。”

沈慧点头,马上开始准备。

“这……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摔的?”林颜悟害怕极了,想起了自己摔伤时候的场景,幸亏自己当时都只是外伤,没摔坏了内脏。

王鸽摇头,“这个形状,应该不是摔的。”

一般来说,严重的能造成内脏破裂的摔伤,四肢都会有所表现,例如皮肤破损,皮下出血淤青,软组织挫伤红肿。可是刘崖在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此类伤痕,这病人身上更是连点儿摔伤的泥土痕迹都没有。

那淤青的形状是长条形,要么是病人以很快的速度撞到了长条形物品上,要么是被人用长条形的东西打击所造成,例如棍子,球棒等物品。

可是如果是被人击打所致,身上只有这一处比较隐蔽的外伤,肯定跟摔倒一样,有其他的外伤或者痕迹才对。

而且看着那个颜色,并不是刚刚形成的,应该是有那么一两个小时了。

王鸽和刘崖不是警察,如果真的有故意伤害事件的话,那也要等到把病人救醒了再去仔细询问,如果有必要再帮忙报警。

“包里没有身份信息,手里倒是有一部。”沈慧一边准备着腹腔穿刺一边指着地上,“王鸽,指纹解锁的。”

王鸽马上把那拿了起来,用病人的拇指解锁,寻找着通话记录里面的信息,“有父母的联系方式。”

“我跟你们去医院吧,最起码短时间内这妹子还需要人帮忙。”林颜悟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道,还是说了出来。

“可是,姐……我……”林颜悟的弟弟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那个矮胖妹子。

“林聪,你是想要跟我去医院帮忙呢,还是想怎样?”林颜悟看了他一眼。

现在樱花盛开的好时节,而林颜悟的弟弟林聪就是农业大学的学生,本来想出来拍点照片,锻炼一下自己的摄影技术,好不容易攒钱买来的相机可不能白费了,嘴贱在班级群里提了一句,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矮胖女同学却执意要跟来。

班里人这下子就全都知道,矮胖女同学对林聪有意思。这妹子也不傻,在群里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的,死皮赖脸要跟来,再加上有几个损友起哄,若是执意拒绝,怕是要伤了这女孩子的心,更是下不来台。哪怕是林聪对这女同学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可还是碍于面子答应了下来。

为了不让这次拍照之行成为两个人的约会,他主动找了个电灯泡——自己的姐姐,林颜悟。林颜悟和林聪虽然不是亲姐妹,但从小一起长大,林颜悟比林聪大一岁多点儿。

女孩子发育要比男孩子早一些的,从小到大林聪就没少受姐姐的管教,不听话就揍,但是林颜悟却也不只是窝里横,自己的弟弟若是在外面受了欺负,保准能找上门去打抱不平。

久而久之,林聪就算是长大了,个头比林颜悟高了,肌肉也更发达了,却还是十分尊敬自己的姐姐。虽然找她帮忙有点儿害怕,可湘沙市就这么一个熟人能帮忙,而且十分靠谱。林颜悟一听自己的弟弟有难,二话不说就拍着胸脯来当电灯泡,好给弟弟化解尴尬,可是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种事,还碰到了王鸽。

“那个,我跟我姐去医院,两个人足够了,你就不用去了,人多了也没用,今天……不好意思了。”林聪只能壮着胆子跟自己的女同学交代了一声。

几分钟过后,王鸽已经打完了,遗憾的是伤者只是在湘沙市上大学,父母远在中国北方,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只能让距离湘沙市最近的亲戚过来,那也要一天的路程,他们约定先联系一下女儿的班导,看看学校那边儿能不能帮忙。

而此时刘崖也已经完成了腹腔穿刺,先将腹腔内的积血给引流了出来,剂量袋里面暗红色的血液接近八百毫升。

“这边儿有八百,那出血量肯定超过一千毫升了,病人这么瘦,体内血液本身就不多,得赶紧送去医院,内脏破裂的情况应该十分严重。上车后气管插管,大流量供氧,心电监护。开放两条大静脉通道,肾上腺素一毫克肌肉注射,复方氯化钠注射液二百五十毫升快速静滴,在去医院之前,我们只能做这么多了。王鸽!”刘崖看着病人苍白的脸色说道。

“弟弟,来,帮忙,小心动作,把人抬上车!”王鸽对着林聪说道。

“谁是你弟弟了,别瞎说!”林颜悟脸红了一下,随即小声说道。

林聪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点头,马上开始动作,跟王鸽和刘崖一起把年轻的病人给抬上了担架,一起往山坡下面走。

即便只有七十多米,但地势不好,三个大男人还是累的只喘粗气,林聪在前,就想要抬着担架上车,却被王鸽给拦了下来。

“等会儿,失血过多,脑袋要朝向车门,保持大脑供血!”王鸽指挥着林聪把担架调了个头,这才将病人放上了救护车。

“还有这么多讲究啊!”林聪上了车,拍着脑门感叹道,这才来得及把身上的相机和镜头给收进背包里。

“小兄弟,你怕是还不知道,你姐姐去年摔伤了腿,就是这司机师傅王鸽把她从电井下面救出来带回医院的呢!”沈慧随口说道。

“还有这种事?”林聪看着自己的姐姐,似乎是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先前只知道自己的姐姐把腿摔断过,而且是一个救护车司机救了她,却不知道这个救护车司机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林聪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姐姐跟这个救护车司机有点儿故事。

“惠姐姐,陈年旧事,还提这个干什么。”林颜悟语气之中带着点儿嗔怪,也听得出来沈慧不想让她跟王鸽分开。

“就去年,怎么就陈年旧事了。”沈慧只是回应了一句,看到倒后镜里的王鸽铁青着脸,就不再说下去,闷着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王鸽脸色不好并不是因为听到了不想听的话,而是他从自己的倒后镜里看到了死神。原本这个病人应该是没事儿的,只是这里距离医院实在是太远了,救护车过来需要一定的时间,病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伤情加重,生命体征没办法维持稳定,肯定是会吸引死神来到现场了。

既然刘崖已经说过,在抵达医院之前不会进行任何的治疗,而药物又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那么除非抵达医院,让这个病人的血管之中充盈代血浆,彻底改善生命体征,死神才有可能放弃追击。

好消息是,死神并没有翻看生死簿,虽然阳寿已尽的情况下王鸽多抢一秒钟出来都算一个数字,但再怎么说还是人活着好。

“王鸽,这个人的命就全靠你了!”刘崖看着显示屏,那上面跳动着的数字便是病人非常不好的生命体征。

王鸽没有说话,挂挡起步,一脚油门下去,救护车蹭的一声就窜了出去,连续挂挡进入主路,车速马上就飙升到了六十五公里每小时。

他拿起了通话器,“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农业大学病人,怀疑肝脏破裂内出血,请求湘沙市英城医院做好接收病人的准备!”王鸽心里其实还是有数的,虽然这救护车是从雅湘附二医院出发,但是返程却并不一定非要回去,直接找最近的医院就可以了。

“湘AGZ689驾驶员请注意,英城医院急救中心现无空余床位,无法进行医疗救助,请你车将病人运送至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我将知会急诊部此情况。”

通话器那边儿的回应让车里的所有人心凉了半截,这要浪费多少时间?

“去就去。”王鸽咬了咬牙,油门又深深的踩了一脚,又把通话器丢到了身后。

刘崖毫无迟疑的接过了通话器,“我是跟车大夫,让急诊部准备抽血验血,血常规,配型,腹腔超声波检查,CT成像检查,请求肝胆内外科主任医师级别以上的医生进行会诊,准备手术室,等级为最优先!”

“中心收到,马上安排!”王鸽在得到了回应之后,扯着通话器的电线将其挂断,开始专心开车,身后的死神速度并不算是太快,只能说一般,车速到了九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一车一死神之间的距离就维持在五十米左右,不会再缩短了。

王鸽稍微放心了些,因为他知道过了这个红绿灯前面是开阔地带,东郊进入市区,快速环线上基本没什么车,可以随便狂飙,车速还有提升的空间,把死神甩到看不见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王鸽的目的不仅仅是把病人的命保住,更是要保证病人在活下来之后的生活质量。大量失血会造成人体多器官衰竭,这个损害是不可逆的,其中以大脑最为重要。

长期脑供血供氧不足,脑细胞大量死亡,记忆、语言、智力、行动等基本能力都会受到影响,王鸽想要把这份影响降到最低,因为拖延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引擎的轰鸣声充斥在整个车厢里,而车厢内部没有人说话,只有生命体征监控设备正常运作发出的滴滴的响声。

林颜悟正通过后视镜盯着王鸽的那张脸,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王鸽。

几个月不见,皱纹多了一些。

几个月不见,头发少了一点。

几个月不见,手上又多了几道口子。

几个月不见,上次烫伤的疤痕还有浅浅的印迹。

几个月不见,你还好吗?

几个月不见,更累了吧!

几个月不见,你想我吗?

几个月不见……

我很想你。

林颜悟鼻子一酸,自己当时是不是也太冲动了点儿呢?

忘不掉的人,一辈子都忘不掉。

“司机师傅,这……开的也太快了吧,你也要保证我们我们这些乘客的安全,还是稳点吧。”林聪不合时宜的开了口,他不会开车,但是坐过上告诉公路的城际班车,王鸽这辆救护车在城区内行驶的速度,目测已经是高速公路车速的水平了。

高架桥快速环线上两侧的围挡疯狂的向后移动,而零零散散的私家车也都被飞快的超越,王鸽好像没听到后面有人说话一样,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闭嘴。”林颜悟白了林聪一眼。

林聪撇撇嘴,碍于姐姐的威严,便再也不敢说话了。

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穆棱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癫痫病医院
邢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