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妖记 第二百零九章 三局两胜 上

2020-01-16 16:56:43 来源: 赣州信息港

捉妖记 第二百零九章 三局两胜 上

萧琰飘然而下,洪涛等都不知他去干了些什么,只是阿甜格的一双妙目却更加温柔地凝结在他的身上。

“姓洪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山下又传来了鬼风七的嚎叫声。

萧琰一挥手,示意洪涛可以让他们上来了。

洪涛立在左边山崖上立即向着下面大喊,“鬼风七,你嚎嗓子啊,上来就上来,谁怕谁呀。”

“好,有种你等我!”鬼风七怒喝一声,随即一阵阴风闪过,本来幽静的竹林,仿佛一下子更加阴暗了几分。

萧琰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身着黑衣的侏儒忽然出现在竹林之中,与洪涛相距不过十余米。那人面貌清瘦,更兼身材矮小,只是一阵鬼风过后,他便那么施施然地出现在那里,让人很是怀疑他是从地上冒出来的。果然不愧“鬼风”之名,但却不知为什么会叫作鬼风七,难道他有一众弟兄,而他排行老七吗?

洪涛不自觉地退后一步,“小鬼头,你,你想干嘛?”

鬼风七哈哈大笑,笑声凄厉,远比恶鬼咆哮还让人恶心,“洪老大,咱不是说好了吗,我们是来和你友好比赛的,嘿嘿,如果我想实施偷袭,相信刚才你已经被我的阴风掌击中了。”他此言确是不假,但是他也知道洪涛的行者伏虎决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自己纵然能伤了他,要想全身而退,也是不能,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是决不合算的。鬼风七之所以被人称为鬼风七,那主要是一个“鬼”字,不但心地狠毒,更是比鬼还精,从来都不会吃一点点的亏。

洪涛也是哈哈大笑,“偷袭我的人确实曾经有过,不过他早已变成了鬼,如果阁下不介意,我可以成全你。哦,对啦,我忘啦,阁下本来就是一个鬼,一个倒霉鬼。”

鬼风七脸色一沉,“洪老大,我不想和你逞一时的口舌之能,自然你答应和我们公平比赛,那么,你们这一般人马,一个个刀出鞘,弓上弦,那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有人心里比谁都清楚。同样的当,我们是不会连续上两回的。”洪涛忽然提高了嗓门,“鬼风七,虽然我们已经落入了你们的包围圈,但是,相信我们弟兄殊死一搏,尚不知鹿死谁手,所以,如果你真是诚心来比赛,我可以让弟兄们放你们决斗的人进来,其它的闲杂人等,嘿嘿,恕不接待。”

“好说,好说。洪老大既然划出了道子,我自然无不应允。这样吧,我们只要上来十人,其它的依然驻扎在山下。”

“十人,那一定是十大强者了。很好,我倒要好好地见识见识你这小鬼手下的强者,究竟有什么出色的鬼八道。”洪涛对萧琰点点头说:“小公子,木姑娘,请你们中路人马稍两边移开,让我们来恭候十大倒霉蛋。”

萧琰和阿甜格闪向一边,他们身后的十几名马匪也是一起闪开。

鬼风七这才注意到萧琰和阿甜格,他的眼睛只在萧琰的脸上稍事停留,便死死地盯上了阿甜格,他心里打鼓,不相信地揉揉他那双如死鱼一般的双眼,“哇,世上竟然有这等明艳的女子!”然而,他表面却不动声色,转向洪涛说:“原来洪老大搬了救兵啦,还是一个大美女,佩服佩服!”

阿甜格冷冷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根本没有搭理鬼风七。

洪涛说:“木姑娘姐弟,偶然经过这里,听说这里闹鬼,便想留下来看看热闹,如此而已,我洪某人可没资格请动她这样一位绝世美女,还有她那个绝世小帅哥的小师弟。”

鬼风七疑惑地说:“他们是师姐弟吗?但不知是哪一门的。”

“哪一门,我倒是无暇问及。”洪涛双手一摊,很认真的说。

“你无暇问及?”

“是啊,我整天的被你这小鬼缠上,你看我还能有时间吗?”

鬼风七自讨没趣,一时脸上黑气隐现,洪涛知他一定在暗中蓄积他的阴风鬼掌。他也暗中提起洪门的气机,以防对方暗施偷袭。

萧琰拍手大笑,“姐,好玩,好玩,都说这世上有鬼,今天真是活见鬼啦,这一个小鬼不算,那里一下子又来了十个倒霉鬼哈。”

“弟弟,你离远点,当心它们会吸你的血。”阿甜格悄声说,她这一开口,如乳莺初啼,只听得鬼风七浑身酸软。

萧琰故意吓了一跳,“啊,吸血鬼,我,我还是离远点。”他果然拉了阿甜格一连向后退了十几步,倚在一株青竹上,但还是好奇地对着山下上来的十人指指点点。

这十人和鬼风七一样,都是一身黑衣,所不同的是,他们却是相当的魁梧,一个个龙行虎步,大踏步地抢上山来,昂然地立在鬼风七的身后,倒是目不邪视。

十人中最左边那人,脸上一道深深的刀疤,自眉心向下,一直斜斜地拖到嘴角,使他那本来就丑恶的脸,更让人感到可怖,他恭恭敬敬地对鬼风七说:“七爷,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还请你示下。”

鬼风七对刀疤脸一挥手,“知道了,你且退下。”

刀疤脸退到一边,鬼风七忍不住又向阿甜格投去依依不舍的一瞥,这才对洪涛说:“洪老大,现在你我之间的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当然,不过,既然是比赛,我想一定要有个睹约吧。不知你究竟有什么鬼主意,还请你早点明说。”洪涛知道今日自己被困这里,实在已经没有跟人家讲条件的资格了,但是,这也是最后一线希望,能争取一点是一点吧。

“洪老大快人快语,好!我们的比赛很简单,依然是三局两胜,不过,负者一方,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胜者,如果不能,那他就当作胜者的面,自行了断!洪老大,你能做倒吗?”鬼风七颇有玩味地说。

鬼风七的条件其实早已在洪涛的意料之中,自己现在身陷重围,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只是,这样一来,未免要连累水仙花派的小主和那位木姑娘,说不得,自己输了以后,拚着声败名裂,也要掩护他们二人离开,那就让自己最后再做一回有品味有修养的马匪吧。

那一刻,洪涛的脑海里又泛起了他作为马匪老大所定下的格言,有品味者,经人之地,不犯人之权,侵人之权,不夺人之私,袭人之私,不耗人之产。可是,他不禁插头叹息,自己这样有品味有修养,最后又落得什么结果呢?还不是遭人暗算,落得个集团被毁,有家难回。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鬼风七一手策划的,他恨不得一记行者伏虎,把他扇到他姥姥家去。但是,洪涛并没有冲动,人家没修养,自己可不能没品味。

“可以,这样很公平,鬼风七,如果我洪某人输了,一切悉听尊便,不过,万一你鬼命不保,你是不是也会遵守你的承诺放下屠刀,听候我的发落呢?”

“那是自然。”鬼风七答应的很是爽快,他心里暗想,“你赢,你赢得了吗,退一万步,即使你赢了,你还能赢得了我那三千精锐吗?到时候,只要我一声令下,山上山下一起发难,你们还不是一群待宰的牛羊。嘿嘿,笑话,这样的傻冒品味,我很是喜欢。”

“很好,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还请你答应是幸,如果你不答应,那么,我们现在就和你们拚个你死我活。”洪涛脸色沉重地说。

“哦,原来洪老大还有附加条件哈,不过,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吗?”

“没有!”洪涛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但是,我们有几十条兄弟的贱命,我想,以它来换一个与你们绝对没有任何瓜葛的条件,你不会不答应吧。”

“哦,听你洪老大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听听了。”鬼风七冷冷地说。

洪涛一指站在一边的萧琰和阿甜格说:“他们姐弟俩只是恰逢其会,所以无论我们输赢与否,你都要答应我不得为难他们。”

鬼风七释然地笑了,“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是这样啊。放心,洪老大,别以为只有你有品味,其它人便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七爷我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无论输赢,我们都决不会为难他们,不过,如果他们自愿跟我们走,那就另当别论了,是不是?”

站在一边的萧琰和阿甜格已经对这一群恶鬼见怪不怪了,他们竟然在一边有说有笑,浑没有理会鬼风七和洪涛正在为他们的未来各自打算着。

洪涛狠狠地呸了一口,“你以为,你那鬼门,人家希罕呀,好啦,三场比赛,划下你的道子来吧。”

鬼风七干笑一声,说:“比赛吗,自然是按大陆上的规矩,三场比赛,一场是武道决胜,二场是术法争雄,至于第三场嘛,当然是双方各出绝活,自由比拚。不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洪老大前面两场已经输了,这第三场的自由比拚自然是用不着了,嘿嘿,无法欣赏到洪老大的绝活,在下心中不免戚戚焉。”

“少废话,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谁胜谁负,还言之过早。”洪涛怒喝一声,“我洪门在大陆立派五百年,不知经历了几多风雨,量你一介小小的鬼风七,又能泛起多大的鬼旋风。这第一场武道决胜,我亲自出马,来领教于你。”

鬼风七向刀疤脸一招手,“这位是神刀门的高足刘步天,深得神刀门主的真传,他的神刀绝枝虽然不敢说是出神入化,但是独步江湖一说,还是当之无愧的,和你洪老大比拚,想来也不会辱没你吧。”

刀疤脸傲然上前,“噌”的一声亮出了背后的钢刀,这把刀不但刀背宽厚,更是长达三尺,明晃晃的,耀人眼目,显是一把难得的宝刃。

不但洪涛吃了一惊,就连在一边貌似轻闲的萧琰和阿甜格也狠吃一惊,神刀门!他们当然知道,大陆十六门首推圣剑与神刀两门,但是,近二十年来,两门之中却很少参与江湖纷争,仿佛两家约好一般,一同淡出了江湖。也正因此,圣剑门和神刀门,除了让人望而起敬之外,也更增加了一份神秘感。更何况,圣剑门和神刀门他们分别拥有这个大陆上的最强者霍振山和帅破天。

传说霍振山和帅破天这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当今武道的最巅峰,就连当年名动天下的盘龙大侠,在提及二人的修为,也仅仅用了“深不可测”四个字。萧琰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父亲在刻意维护这两名当世最强者的声誉,才会说出他一生中唯一一句含糊其辞的话。

可是,当鬼风七说刀疤脸竟然是师出神刀门时,萧琰还是震惊了,因为,当刀疤脸刘步天刚一出现的时候,他就分明感到了一股强悍之极的气场,可以这么说,单凭武道的修为而论,这个刘步天的实力绝对不在那个自诩是盘龙大侠克星的郑化龙之下。而仔细推测他的身份,似乎在神刀门中最多不过是一个二流的角色。

一个二流的角色却能有这么高的修为,由此可见神刀门的底蕴是多么的深厚了。

邢台医专第二附属医院
南阳市眼科医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九江治疗癫痫病费用
芜湖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