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听风雨 第十章:神秘洞内有隐情

2020-01-16 19:38:53 来源: 赣州信息港

竹林听风雨 第十章:神秘洞内有隐情

无言城,密林入口

百子方一行人的银两大部分都留给了孤儿,所剩只能支持他们前行,租船再无可能,一行人只能沿长生河岸边步行。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呀?”金黛衣刚出城没多久已经开始抱怨,“买匹马总可以吧?哪怕来头驴呢?”

“你作为帝姬难道没有坐骑吗?”智方嘲笑着她,坐骑与马驴这样的代步工具不同,除了可以代步外还有攻击性,在战场上可冲锋杀敌,但生命也是随主人阵亡而结束,灵气会归于玉境大陆,等待重新孕育新的生命。

“坐骑又不是随便可以拥有的,除了收服的坐骑本帝姬是不会接受别人馈赠。”这些人里面恐怕也只有百子方会有坐骑。

月芽儿兴奋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不时的招呼林须,虽然林须不理会不过丝毫影响不到她愉快的心情。进入密林路越发难走了,林须和智方在前面开路,大家跟在后面。

“按地图看,前面应该有条小河,沿河走就能到下一个城镇。”百子方拿着地图和竹沁一起研究,金黛衣是越走越慢,几乎快要脱离队伍。

她坐在一个树墩上正用力捶着双腿,想让大家走慢点,但口渴得要命又发不出声来。

大家越走越远,月芽儿突然看到竹沁挂的预警球亮了一下,便惊讶的说到:“这是什么?它怎么亮了?”

竹沁低下头查看并没有发现,以为是她眼花了便不去理会,月芽儿追着大家查看原来每个人都有,便吵闹着也要一个。

“有个金黛衣就算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月芽儿,看来咱们这一路安静不了喽。”智方用一根短棒将杂草拦腰打断,奇怪今天金黛衣怎么这么安静?智方向后面查看,这才发现不见了金黛衣的踪影。

“你们谁看到金黛衣了?”智方停下来忙问众人。大家四处寻找都不知她的去向。

“月芽儿和竹沁在原地等着,林须和五桥往后面找找,智方你去那边,我往这边。”百子方说完四个男人像一张一样慢慢的撒了出去。

“金黛衣。金黛衣。”

大家找了好一会都不见她,这该如何是好,天已经渐渐变暗,再找不到怕她会有什么危险。

“师傅,这要怎么找?”智方急的一头汗,站立不安得四处张望。

“竹沁,你可能预知到金黛衣的下落?”竹沁面有难色的说:“我的预知能力还不算好,必须接触到要预知主体的相关物品才能进行预知。”她看看周围,金黛衣的包袱随她一起失踪,别人身上没有半点与她有关的东西。

“啊!”月芽儿突然跳了起来,从身上翻找了半天终于拿出一个小瓶子,“也许它能找到。”

只见她把瓶盖打开,一只发光的小虫子慢悠悠地飞了出来,大家都在疑惑,这么小的一个虫子能干什么?

月芽儿用手轻点一下,小虫子就跟收到命令般飞了出去,在不远处的树墩处一直徘徊,然后落在树根处不见了。

大家围在树根周围,没有找到任何可能的地方,难道金黛衣被大树抓走了?竹沁把手放在树墩上,手掌下慢慢发出黄色的光。

“我只看到金黛衣在很黑的地方有一位瘦弱矮小的男人在旁边,可是分辨不出在哪里!”竹沁紧皱眉头想要看的更多一些却不能。

“很黑的地方?”林须重复着,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地下呢?”

听他这么说智方马上用短棍在树根处刨土,不一会半个根都已经暴露出来看不到什么地洞地道。就在大家围着树根转的时候,刚刚被智方挖出的树根绊了袖儿一下,摔得她正好坐在树墩上,一束光后袖儿就在大家面前消失了。

“这,难道坐在树墩上会给送到另一个地方?”百子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机关,大家马上一个个陆续坐在上面。

“哎呦。”五桥栽下来正好砸中刚刚起身的袖儿,智方反应到快一个翻身躲过了下落的林须,竹沁本已做好摔落的准备,谁知正好被林须接在怀里。

“诶呀,摔死我啦,你怎么也不接我一下。”月芽儿抱怨着弹掉屁股上的土。

最后百子方落下时,智方已经开始在地道里面探险,这里面错综复杂,地道口又多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找。

“这么多的口,走哪个呀?”袖儿跟在竹沁的身后,有些害怕,不只是黑暗,这里面还有一股怪味道。

“你们这么着急走也找不到!”月芽儿揉着摔下来时撞到的胳膊,非常自信的说:“等一会说不定就知道怎么走了。”

智方看到她胸有成竹的样子马上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黛衣?”

“也许我的小虫子可以找到她,不过我现在摔的生疼有点不记得要怎样召唤会它了。”她装模作样的做出疼痛的表情,指着走在前面的林须说:“夫君,可否来扶我一下?”

林须无动于衷的继续观察洞口,智方焦急的说:“林兄你就委屈一下嘛!”

林须叹着气,走到月芽儿身旁,任凭月芽儿靠在他的身上。竹沁不乐意的把头歪了过去,心中甚是不悦。

此时只听月芽儿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刚才那只小虫子摇摇晃晃的从一个洞口飞了过来。落在她的手上,触角慢慢地伸出来指向它刚刚飞出来的洞口。

“这边走。”月芽儿拉着林须的手走在最前面,智方紧随其后,幸好有这只小虫子指路,这地下的洞口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光他们路过的就有一百多个。走了一段时间后,月芽儿停在一个洞口处,示意众人暂时停下,放轻脚步。

洞口传来金黛衣的声音:“你这个怪物快放了我,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对我无礼。”

等了一会也不见有另一个人的声音,金黛衣有大叫着:“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还不知道洞内什么情况智方就冲了进去,林须怕他一人应付不过来也跟了进去,竹沁本也想帮忙却被百子方稳住。

“你这个智障淫贼怎么才来!”林须从洞口探出半个身体表示没有异样。

大家走进去,看似一个小小的洞口里面竟然有这么大的空间,洞内摆设没有什么特别,都是就地取材,土床,土凳。金黛衣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智方正在帮她解下来,林须和五桥查看着四周的环境,什么也没有发现。百子方心存疑惑,这样的山洞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黛衣,你没事吧?”竹沁担心她看到的瘦弱矮小的男人藏在附近警惕的看着周围。

“我差点被一个怪物吃啦!”金黛衣揉着手腕,“看看我的手,绑得我生疼。”

“那个怪物呢?”月芽儿凑过来,她已经把小虫子收好。

金黛衣环顾四周疑惑地说:“刚才还在这呀!”

“遭啦!洞口消失了!”

上饶协和医院靠谱吗
银康医院王强
滨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费用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本文标签: